首页 > 各地 > 济南 > 正文
让课后服务少些后顾之忧 ——山东省政协开展“小学课后服务工作推进情况” 界别调研协商活动侧记
发布时间:2020-11-05 20:18 来源:联合日报、学习强国作者:吴园军 房红红 A+A-
-分享-

公共政策的功能是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价值分配,是实现改革和发展目标的重要手段。2019年5月,山东省教育厅等四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全面推进小学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至今,已一年有余,为推动这项惠民政策落细落实,山东省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于2020年9月至10月,组织部分教育界委员、专家学者,采取网络调研、函调、实地调研、个别访谈和座谈协商相结合的方式,听家长心声、探学校实情、问政策细节、求最大同心圆。

势成燎原 叫好声频现

“截至2019年底,全省统计10599所小学中,课后服务开展率为94.63%,小学在校生覆盖率为54.6%。除个别市县,小学课后服务工作已在山东省全面实施。”省教育厅公布的资料显示,山东各市、县(市、区)均按照省《指导意见》要求,制定出台了实施方案或工作意见,并做出具体部署安排。

“在经费方面,全省共有93个县(市、区)明确了财政予以全部或部分保障,占到全省比例的一半以上。”省教育厅相关负责同志表示,随着校园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2020年秋季学期课后服务工作正逐步恢复正常。

记者随调研组赴济南市济阳区调研时,看到济阳仁风镇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姚大新走进中心小学传授鼓子秧歌;兴隆街小学党员教师爱心服务社团为贫困生、学困生补习功课,为留守儿童、单亲家庭学生进行心理疏导;“美好童年·漂流书香”活动则让济北小学的孩子们每学期生均读书7—8本,远超课标要求。在历下区调研时了解到,盛福实验小学的男女排球队双双挺进国家四强,科技社团在世界级比赛中一举夺魁。

据了解,在课后延时服务开展较好的学校,学生参与率均超过半数。“省钱、省时、见实效”,参与课后服务学生的家长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众多学校也通过课后服务,打造出诸多“素质教育第二课堂”品牌,体现出量力而行的科学精神,也展现了尽力而为的气魄。

细化文件 让发展更平衡

人伸五指长短不同,课后服务工作开展的不均衡成为调研中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为获得精准靶向,10月16日,调研组邀请部分家长进行了座谈,反映问题则集中在时间界定、课程安排、师资缺乏和校本课程安排上。

“课外服务一年级到16:30,二三年级到16:45,五六年级到17:00,尽管可以辅导课后作业,但家长在这三个时间点都接不了孩子,还需要再安排小饭桌。”“课后服务单一,内容是带孩子背诵‘三百千’。一开始还有几十个孩子,没过半个月,孩子们又回到小饭桌。”“也可能是疫情原因,孩子上一年级2个月了,还没听说过课后服务项目。”

座谈会期间,几个济南知名教育集团小学部学生家长对课后服务的描述,让委员们感叹,也让其他普通学校学生的家长“临渊羡鱼”。

委员们认为,政策文本是政策发挥效应的必要前提,但好政策还要在实践中不断打磨和完善。他们建议对文件落实情况做一次回顾梳理,针对服务时间界定、服务内容是否存在“两张皮”、校本课程的设置是否科学合理等相对集中的意见出台细化措施或解释性文件,为课后服务工作有效开展扫清障碍、创造条件。

家委会或是“解铃人”

商业行为不得进入校园,这是硬杠杠,没有文件或者相关解释,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日收费生均3—6元的财政补贴又很难请到高水平的社会资源,这让不少学校犯了难。

济南市的一项调研资料显示,除规模较大的学校外,多数规模适中或较小、课后延时服务参与率较高的学校无法满足经费的正常需求。有的规模较大学校的专项资金结余均在十万元以上,出现了“用不了”的情况,而有的新建或规模小的学校资金缺口达十几万元以上,有的甚至更多,出现“吃不饱”的情况。

“我们的做法是加强外派培训,利用历下区优质的资源和人性化的培训政策,把生手练成熟手,再回校任教传帮带。”盛福实验小学校长高红燕认为,这是目前解决问题相对直接的办法。

据了解,盛福实验小学参与课后服务学生数达到了全校总人数的67%,绝大多数课程均由在校老师负责,由于艺体老师缺乏,一些器乐类课程需要外聘人才教授。“经费紧张只能上大课,针对学生存在的个体差异,无法一一满足。不少家长主动要求缴费,但在一没收费标准,二没上级说明的情况下,收费就是条碰不得的‘高压线’。”高红燕说。

据了解,目前山东省只有少数几个市明确了收费标准,有上述苦衷的学校不在少数,如何不让经费紧张捆住手脚?委员们建议加强家长委员会建设,在购买社会服务、收费等方面,搭起家校之间的沟通桥梁,形成学校主导,家委会协商监督,教育机构备案的三方协作机制,引校外优质资源入校。教育部门则适时出台政策,为“抱薪者”担当。

简化考评 刀刃向内也要饱含温情

课后服务对学生和家长来说是弹性的,可对老师来讲却是刚性要求。

每天早上7点到校,中午看着孩子们午餐休息,到下午3点半下课,加上备课、科研、批改作业、政治学习和课后服务值班,小学老师的工作时间远超8小时,长时间高密度的安全监管责任和繁琐的工作量考核评价也让他们压力山大。

“如今,课后服务的主力军是那些还没成家的年轻老师。随着年龄增长,这些年轻老师成家生子后,还要为家庭和饭碗操心,考核体系在刀刃向内的同时也要饱含温情。”调研期间,一位校长的“苦水”引起共鸣。

全面开启课后服务,是教育部门向社会做出的庄严承诺,是体现政府关爱、解除家长后顾之忧的具体举措,是积极克服自身困难“办有温度的教育”的现实缩影。委员们一致建议简化对老师的考评内容,“让太阳照射别人的同时也能温暖自己。”

共识是决策的要髓,教育政策比其他公共政策更需要社会各方合力推动。此次调研,政协搭台,政策制定者与家庭、学校的各种声音充分表达,推动在信息充分交流和多方互动的过程中寻找政策的平衡点,激发出更多光和热。

责任编辑:冀春鑫

相关阅读

济南市历下区教体局多举措推进幼儿园网格化管理

​一是编织园所管理联盟网。以历下区教体局为一级网格、以协作共同体组长单位为二级网格、以各幼儿园为三级网格,建立了“局—协 ...

12-03 10:07济南市教育局

ICP备案序号:鲁ICP备16007069号-3
鲁公网备案号:3701030200074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7120200001
山东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山东教育社
微信公众号

山东教育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山东教育新闻网
官方头条号

山东教育新闻网
官方微博